消费信贷的过度投放会加剧贫富分化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5日

       林彩益 胡益伟 我国消费金融市场规模与结构 近十年来, 消费贷款规模以月均2%的速度稳步增长。其中, 中长期贷款占比超过80%。随着2010年互联网消费金融的兴起,

短期贷款占比持续上升, 从2010年底的12%上升到2019年底的22%。2020年以来, 受疫情影响, 居民非必需品消费明显萎缩, 短期消费信贷规模也出现萎缩, 占消费贷款总额的比重下降到17%左右。 2012年以来, 包括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P2P和电子商务分期在内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借贷规模每年增长200%以上, 2017年增长900%。各项监管政策, 消费金融行业迎来整顿期,

但相对于贷款总额仍能保持较快的发展态势, 成为个人短期贷款总额增长的重要推动力贷款。 2014-2017年,

随着国内主要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的大幅扩张, 信用卡不良贷款率也小幅上升, 2016年达到1.9%。
       2018年以来, 信用卡的信用额度收紧, 贷款总额增速也有所放缓, 从2017年底的36%下降到2019年底的12%。数据显示, 目前信用卡在消费分期人群中的渗透率位居第二, 占比66%, 仅次于电商积分。期产品。 2010年以后涌现的消费金融公司大多由主要商业银行牵头。与信用卡相比, 消费金融公司在线上申请、快速审批、脱离消费场景的纯现金贷款等方面的信用更加突出。目前, 消费金融公司的产品已成为消费贷款总量的第三大来源, 占消费分期用户的56%, 在三四线城市的渗透率高于在一线城市。短期个人贷款业务主要面向因收入和信用限制而难以获得信用卡贷款资源的人群。单笔授信额度小, 担保要求低, 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商业银行信贷业务对中低收入群体覆盖面的不足。短期个人贷款作为一种高风险的信贷产品, 在降低信贷要求的同时, 利率也相应高于传统信用卡, 平均年化利率比信用卡高6个基点左右. 2016年以来, 随着各项楼市调控政策的陆续出台, 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增速有所放缓, 从35%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15%左右。消费贷款。截至2020年3月末, 国内住房贷款规模31.15万亿元, 占家庭消费贷款的84%。消费信贷利率和居民利息费用 居民消费信贷的利率水平。从公开资料来看​​, 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产品的月利率大致在0.6%-2.8%的水平。设计各不相同。数据显示, 消费金融公司公开产品和服务价目表的平均综合年化贷款利率大致维持在10%-24%的范围内(多数公司之所以将利率上限定为24%或36%是因为前者是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区的上限, 后者是无效利率的下限), 几乎所有机构都没有在利率区间内做出更详细的定价说明。继2019年底《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出台后, 金融消费企业实际贷款利率过高的投诉数量有所增加, 反映消费金融领域近年来一直在限制发证, 提高资质门槛。存在监管漏洞。从目前消费金融公司公布的产品利率和服务利率可以推断, 短期消费贷款的实际平均年化利率为22%(实际利率很可能高于该水平)。不考虑信用卡年费、逾期罚款等项目, 仅根据各大大型商业银行公布的信用卡分期利率信息, 使用IRR估算12期(每月)的平均还款率, 目前国内各大银行的信用卡都可以计算。平均年化利率约为 16%。 2015年以来, 家庭消费信贷产生的利息支出对GDP的贡献率已超过50%,

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与此相对应, 消费贷款规模迅速扩大, 家庭利率上升。支出继续增长。 2013-2019年, 家庭消费利息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从4.8%上升到8.7%, 其中短期利息支出产量从 2% 增加到 4.2%。六年来, 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72%, 贷款利息支出总额增长了300%以上。消费贷款的利息支出对家庭消费具有“挤出效应”。
        2010年以来,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呈逐步下降趋势。 2019年下半年,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8%左右波动, 为十年来最低。
        .可见,

家庭消费信贷规模的大幅扩大并没有大幅度提高居民的消费水平, 消费信贷利息支出对当期消费的挤出效应也不容忽视。实证数据的相关性分析表明, 居民利息支出收入比每增加1个百分点,

消费增速就会下降0.95个百分点, 两者呈显着线性关系。 2019年, 美国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为75%, 而中国为56%。但中国居民利息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高达8.7%, 远高于美国(2.2%), 而且差距逐年扩大。此外, 2019年中国家庭部门的消费率仅为38.8%, 远低于美国同期的68%。 2013年至2019年, 我国消费信贷规模和居民利息支出明显增加, 但消费率仅从36.6%提高到38.8%。
       消费力增长与信贷规模明显不匹配, 这进一步证明了我国发展消费贷款本应得到的消费刺激正在被过高的利息支出所抵消。消费信贷供给过剩会加剧贫富差距。过去十年, 各大商业银行已积极扩大信用卡业务规模, 在贷款总额和营业收入大幅上升的同时, 不良率也相应上升。不良贷款扩大的原因之一是机构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提高了风险偏好, 让资金流向了缺乏还款能力的贷方。同时, 大部分信用卡资质不足的低收入群体向民营消费金融机构申请贷款, 其支付的消费信贷利率和手续费均远高于商业银行的信用卡贷款利率。银行。金融业务的特点, 在消费信贷发展过程中, 通常会出现越来越严重的“穷人借贵钱”, 而且金融暴露的人越接近低收入人群, 贷款利率就越高, 利息支出占家庭收入的比重较高。低端群体消费信贷的高利率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财富资源从穷人向富人转移, 加剧了社会贫富差距。过去十年的信用卡拖欠数据也有力地支持了这一点。

Copyright © 2005-2022 智趣科技有限公司 zhiqukejiyouxiangongsi (thebigbug.net) ,All Rights Reserved